小時後2.jpg 小時候.jpg 

中午我來到一家素食的店,點了一碗當歸麵和一盤素菜。由於該時段客人眾多,所以大家必須並桌而坐,坐在我身旁的是名慈祥的爺爺和天真活潑的小男孩。

爺爺約莫七十來歲吧!瘦瘦乾乾的,歲月洗禮的痕跡卻不掩他臉上疼惜兒孫的和藹神情,不時夾起小菜跟豆乾、海帶給孫子。小男孩則大約五、六歲吧!天真無邪的他,津津有味地一口接一口,品嘗著素麻醬麵,最後他把熱湯及菜底都一掃而空,幸福滿足的表情洋溢在臉上。這幕畫面,好像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也給了我一股莫名的感動。

印象中,小時候我和哥哥、姐姐常會跑到外公家找表姐及阿姨玩,有時候玩得比較晚,就會直接留在外公家用餐,一直到天黑再回家。我外公看起來瘦瘦乾乾的,卻有著一身製作中式早餐及糕餅、蛋糕的好本領,烹煮佳餚也是他的拿手絕活之一,但我小時候非常怕他,因為外公的脾氣很古怪也很兇。每次吃完飯,阿姨跟表姊一定會叮嚀我,務必得把碗中的每顆飯粒都吃乾淨,如果有掉落在桌上或地上的,也要拾起不能浪費,不然被外公看到時一定會罵人。媽咪跟我說,這是因為小時候家境清寒,外公他又得同時撫養五兄妹,所以非常節儉,能吃到白米飯當思來處不易啊!而這樣的生活教育養成,也使得我後來吃東西一定會吃得很乾淨、絕不浪費,我想大概是受到外公的深刻影響吧!

開始上學念書後,我最喜歡的就是週六中午及週日早上。每次來到週六,我的心情就會特別好,因為學校中午就下課了,家族將近十個小朋友都會聚集在我家門庭前。退潮較早時奶奶會先去海邊撿拾貝蟹螺類(台語叫做「泅海」)並且煮好,等著小朋友放學回來;至於潮汐較晚時,我們也會先進客廳觀看台視播放的「中國民間故事」等奶奶回來。有時我們索性連午餐也不吃了,就直接等著吃小螃蟹、各種貝螺類等,你得拿起丁鎚敲打蟹腳、拿起細針挖出螺肉,不論你想吃什麼,一切通通自己動手。

我居住的村落是漁村,我的家人也從事近海漁業,每天都是下午出海、翌日一大早五六點返航。所以即使是不用上課的週日早上,我們幾個小朋友也得很早起,來幫忙爸媽處理一簍簍剛上岸的漁獲(係指丁香魚以外的),並完成爸媽指派的機動任務。這些新鮮的魚貨,有的是當場要宰殺烹煮的、有的是要餽贈親朋好友及左右鄰居的、有的則會送到冷凍庫存以備冬天食用,或累積一定數量後再寄給遠方親戚。因為我們常常得跑腿分送漁獲,所以會認識很多村民,這種濃厚的人際互動是很棒的!別人吃得到我們家的魚,我們也會吃到人家送來的蔬果或花生等農產品,甚至是各種禮品如香腸、肉乾、肉鬆等。對了,每逢週日我們家的必修課程,就是早上得喝上一大碗鮮美的魚湯,而媽媽也會搭配魚肉特性而調整烹煮方式,端出一道道百變的海鮮料理。

就讀國小低年級時,常常中午或下午兩三點就下課了,我也會幫忙家中處理剛曬乾的丁香魚(台語叫做「揀魚仔」),依大小及等級撿出篩選並除去雜物,這樣才能賣得好價錢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小時候家裡非常節儉,所以從來沒有慶祝生日的習慣。有一次我連續兩天都跑去賺零工,好不容易才湊了50還是70元的,買了幾盒當時小朋友最愛的保麗綸裝冰淇淋(一盒兩球),要幫哥哥、姐姐慶祝生日,大家還開起party呢!而冬天東北季風來到時,則多半是不出海、修整漁網的季節,我也會幫媽媽及家中的女工,紮實地纏繞好粗漁線針(台語叫做「茵網仔紗」),以便她們修補漁網破洞(台語叫做「填網」或「補網仔」),這些都是我的兒時記憶,充實而有趣,每每回想起我的兒時生活,總有種恬淡的幸福。

原來,滿足就是一種幸福。原來,那個吃麻醬麵的小男孩之所以令我莫名感動、以及我的兒時生活之所以值得再三回憶,原因都不僅只我們呈現天真無邪、無憂無慮的一面而已,更重要的一層意義在於,我們童稚率真的臉龐下,時時都有著幸福滿足的神情洋溢。而這幕似曾相識的畫面,也會在不同的場景,帶給不同的人,相同的感動。

因為,滿足就是一種幸福。

創作者介紹

LOHAS TAIWAN!

曾英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