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都用刺傷害了最深愛自己的人。
然而,脆弱的心卻禁不起這樣的愛別離。
當愛離開,我們的心,就像沒有船隻的港口。
我的心,是一座曾經繁華的空港。  《梓評》

 2008-11-23 (1).jpg 2008-11-23.jpg

床案擺著書已經一個月了,卻始終沒有勇氣去翻開。

答應要陪妳一起下台中,參加妳表姊倡議的鳶嘴山行程,但為了避免尷尬,我爽約了,妳也未能成行。奇妙的是,如今我選擇了從這裡展開一段新的旅程,而妳也已然找到了另一場繽紛絢麗的煙火。

曾經,就從這裡開始。還記得上次來爬東卯時,我在谷關買了一盒綜合口味的小麻糬給妳,挑了好久、還一直猜測妳究竟喜歡哪種口味。一年十個月過去了,一樣的店面、一樣的擺設,妳的心遠離了,我卻仍身陷在自己的泥沼裡,想一躍而出,卻怕粉身碎骨、更怕從此不回頭。

忍著腳傷,我一步一步堅持踏過鳶嘴;帶著遺憾,很想連妳的部份都一起走完。還記得擎天崗大草原突然而來的驚喜嗎?還記得春天桃源谷我們的瘋狂吶喊嗎?此刻,台中有著好天氣,我又展開了一個人的旅程,相信在台北的妳應該也有著好心情。

這是一封寄不出去的信,寫在鳶嘴歸來之後,也祝福妳的新旅程一路順風。

創作者介紹

LOHAS TAIWAN!

曾英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